从行业层面看,第一,住宅全面短缺时代结束,政策层面继续坚持“房住不炒”的基调。今天,中国人平均住房面积超过40平米,套户比率1.13,经过行业过去20年高速发展,住房全面短缺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。另外过去房子有财富效应,买了房子可以涨价,但今天这个局面也发生了改变,因为“房住不炒”, 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。住房的金融投资属性会被长期抑制住,这对我们有重大影响。

三是继续紧盯进行监管套利、加通道、加杠杆的影子银行活动,包括同业投资、同业理财、委托贷款、通道类信托贷款等业务,要进一步巩固前期治理成果。过去对这些业务的监管比较薄弱,如果任其发展也会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。